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超时空大召唤 > 第九章 采药小能手
    清晨,林皓刷牙洗脸之后,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,泡了一杯铁皮石斛茶,喝过之后,一身舒爽。

    他来到后院,喊了一声:“小灵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院子里一棵柳树树叶一阵沙沙声,接着一只长着翅膀的微型美女从里面钻了出来,飞到了林皓面前,落在林皓手上。

    林皓正要去山谷割草喂鱼,将草木之灵单独放在家里有点不放心,又不想将它囚禁起来,于是打算一起带去。

    不过,让它跟着自己飞,被人看到不太好,它虽然乍看像是蜜蜂,一般人不会注意,但万一注意到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于是,林皓折下几条柳条,随手扎成柳树帽子,戴在头上,让草木之灵飞到头上,躲进柳树叶中。

    然后,林皓便挑着竹筐出门了。

    翻过后山,进入山谷,便见到处都是浓密鲜嫩的杂草,其中有一片低矮平整的,是林皓前几天割过的。

    林皓放下竹筐,拿起镰刀,便开始割草,吃过来自仙侠时空的鱼和铁皮石斛之后,他的身体素质显著提升,割草也不太累。

    草木之灵按耐不住,经过林皓同意之后,飞了出去,它似乎想要帮忙,一会儿拔一棵牛筋草过来,一会儿拔一棵狗尾巴草过来,一会儿拔一棵白芷过来……

    它拔的都是连根带泥,一棵棵活生生,别看它这么小只,力气可不小,对比身体比例来说,甚至可以说是大力士。

    林皓笑了笑,没有打击它的积极性,一开始见草木之灵飞得稍远,他会注意看着,后来见每次它都能找回来,便不去理它了。

    林皓专心割草,用了一两个小时,连挑了几担去池塘里,为了草鱼长得快点,这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小灵,咱们要回去了,别再去采植物了。”林皓一边将最后一些草塞进竹筐里,一边对飞过来的小灵说道。

    顺便,将小灵采的各种各样的草,也塞进竹筐里。不过,他这一把抓下去的动作,却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只见,小灵采的草堆最表面,是一束嫩绿的草,茎呈方柱形,上部多分枝,四面凹下成纵沟,叶子有点像裂开的鸭掌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益母草吗?”林皓这一辈虽然不用上山采药,但毕竟林家村是有采药传统的,耳濡目染之下,认得不少常见草药。

    比如眼前这些益母草,是一种常用中药,生于山野荒地、田埂、草地等,味辛苦、凉,活血、祛淤、调经、消水,治疗妇女月经不调,胎漏难产,胞衣不下,产后血晕……

    再捡起另外几株草,只见它们根茎短,叶基生呈莲座状,平卧、斜展或直立,叶片薄纸质或纸质,宽卵形至宽椭圆形。

    林皓认得,这分明是车前草,生长于全国多省地,全草可药用,具有利尿、清热、明目、祛痰等功效。

    林皓翻开整堆草一一查看,越看越是惊讶,其中大部分竟然都是草药,而且还有两种相对珍贵的药材。

    “原以为小灵只是采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杂草过来,没想到大部分是草药,这小家伙不愧是药田园丁啊。”林皓惊讶不已,摸了摸它的脑袋,以资鼓励,小灵挺了挺胸,一副自得而娇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皓干脆将小灵所采的草药全部装进另一个竹筐,一边杂草一边草药,挑了下山。先到了池塘那边,将杂草均匀洒在池塘里,再挑着草药走去村口镇上,彝族药房那边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各村村民们,看到他挑着半担草药,都很是惊讶,这些草药看起来都很新鲜,这么一大早就采了这么多?

    听说他昨天还采到铁皮石斛了,难道因为长时间没人采药,山上药材多了,现在采药变得很容易了?

    不一会儿林皓到了,只见彝族药房门口,林超琴和一个老者正在下象棋,旁边几个老者在看着,一个身穿彝族服的老者也背着手在看得入神,药房客人一般不会太多,所以还是比较闲的。

    “琴爷爷,安老。”林皓走近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阿皓,你又上山采药了,一大早采了这么多?”林超琴抬头笑道,看到林皓挑着的竹筐里的药材,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都很新鲜,一大早采的?”彝族服老者安陆轩扫了一眼竹筐里的药材,也惊讶道,昨天林超琴说采到铁皮石斛的是林家村一个小伙子,他还不太相信呢。

    几个围观象棋的老者也是笑道:

    “好小子,采药本事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一辈居然还会采药,难得难得。”

    等安陆轩、林超琴翻开药材仔细查看的时候,更加惊讶了,作为行家的他们自然看得出来,林皓所采的药材,无论从哪方面看,药龄、植株状态、开花状态等,都是最适合采摘的。

    而且,除了益母草、车前草等常见草药之外,还有黄精,它们根状茎圆柱状,由于结节膨大,因此节间一头粗一头细,在粗的一头有短分枝,中药志称这种根状茎类型所制成的药材为鸡头黄精。

    还有黄连,它们聚集成簇,形态弯曲,形如鸡爪,这是黄连中的一种——鸡爪连。

    黄精和黄连属于比较难采到的,都价值几十块一斤,在草药中算是相对珍贵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,林超琴和安陆轩都忍不住多看林皓两眼,心想这小子可能是被上学耽误的采药天才啊。

    安陆轩家里是中药世家,会自己制药,将所有草药原材都收了,一共两百五十块。别看对比昨天的铁皮石斛,好像显得很少,但一般人一天能采这么多,就很牛逼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看你挺有采药天赋的,明天我们彝族采药节,你要不要参加?”安陆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采药节?”林皓一愣,随即想了起来,这其实不算是一个很正式的节日,它的由来跟以前经济落后缺医少药有关。

    在长期的生活中,智慧的人们产生了自己的土医法。他们充分利用大自然赋予的天然药库,防病治病。久而久之,便形成了一项节庆活动。节日这天,人们三五成群,肩扛药锄,身背药筐,在蒙蒙的清晨纷纷上山采药。

    林皓小时候,还凑热闹参加过,此时不由有种怀念的感觉。而且,见识到了草木之灵采药的本领,他很想进深山一趟,看看能不能采到真正珍贵的药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