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千亿国际娱乐平台 > 证道三千界 > 第二十九章 我不就山,山来就我!
    温润的语声,让霍都全身一僵,内心暗叫一声“苦也”,他不明白,那白衣少年为何不先去杀他的师傅,不先去杀他的师兄,而是先杀他。

    霍都不敢停下,速度再次激增一成,他如今已身受严重内伤,强提真气逃命,一旦稍有停歇,真气立散,那时再想逃命,只怕已是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转眼十丈即过!

    忽然,眼前白影一闪,霍都连忙停下身子。

    只见苏玉楼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气定神闲的立在他的面前,嘴角含着一抹讥嘲笑意,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肝胆欲裂!

    霍都双眼惊恐的望着对面那个白衣少年,完全提不起半点勇气,想也不想,就抽身暴退,急退,狂退!

    身影倒退的同时,霍都用拇指轻轻一按扇柄机括,“咔咔”几声连响,四枚毒钉从扇骨中飞出,射向苏玉楼。

    霍都此举不求伤敌,只求扰敌,为他谋得一两分宝贵生机。

    在死亡阴影的恐怖压力下,霍都的速度竟比来时还要迅疾三分,达到了平生未有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这又何必呢?不过是徒劳的挣扎罢了!”

    苏玉楼幽幽一叹,晃身避过毒钉,随后五指箕张,探手抓出,姿态飘忽灵动,变幻无方,犹如神仙中人!

    霍都瞧见这一幕,却是如见鬼魅一般,只觉得那白皙修长,莹润无瑕的五根手指似破开了虚空,向他抓来。

    霍都想逃,可却无法逃,也逃不了!

    指尖上的气机已然完全覆盖了他的前后左右,乃至头顶上空,无论往那个方向逃,都不过是将脖颈往刀锋上凑。

    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!

    霍都顿时成了佛祖五指山下的孙猴子,脱身不得,不过蝼蚁尚且贪生,更何况是他这样贪生怕死之人!

    舌绽春雷,霍都猛然一声低喝,运起狂风迅雷功,手中钢扇倏然展开,纷飞狂舞,在身前布下一道道如封似闭的扇影屏障。

    苏玉楼不屑的轻笑一声,五指不闪不避的直接切入,道道扇影在这五指之下,犹如盛夏的泡沫,瞬息幻灭。

    余势不减,微曲的五指直接笼罩在了霍都的头顶上,气劲透指而出,穿颅破脑,将其击毙。

    看也不看扑倒在地,气绝身亡的霍都,苏玉楼转身便向着金轮法王径直走去。

    达尔巴手持金刚杵,立在金轮法王身旁,既警惕,又畏惧的望着苏玉楼,“叽里呱啦”的说了一大堆话。

    苏玉楼摇了摇头,他虽然听不懂藏语,不过转念一想,就知道对方说的多半是些恐吓之言。

    对于这尊师重道,性子憨直的番僧,苏玉楼倒是有些欣赏,否则也不会率先杀了霍都。

    达尔巴现在十分焦急,金轮法王伤势之重,超乎他的想象,根本无法带着他逃命赶路,只要稍有颠簸震动,就会断了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眼见苏玉楼缓缓走进,达尔巴怒吼一声,操起碗口粗细的金刚杵,向着苏玉楼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这一砸势如开山,周遭空气在金刚杵的重压下坍塌炸裂,向外迫散,掀起滚滚恶风。

    苏玉楼身子一动,向后挪移了一步,这一步似从天涯退到了海角,避开了这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低喝一声,达尔巴不等金刚杵势头转老,手腕猛然使劲,止住了劈砸之势,向苏玉楼的腰间直戳过去。

    以如此沉重的兵刃,使出如此刚猛的招数,竟能半途急遽转向,足以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,而苏玉楼似乎早有所料,右掌悄无声息的贴上金刚杵,轻飘飘的向下一按。

    千钧力道瞬间加持在了金刚杵上,达尔巴只觉双手一麻,金刚杵持握不住,直接砸在了地上,溅起一蓬烟尘。

    苏玉楼扬起衣袖,轻描淡写的向前一拂,雪白袖袍顿时如流云漫卷,扫在了达尔巴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达尔巴如遭巨锤轰击,清脆的骨裂声连绵响起,干瘦的身子从金轮法王身边飞过,落地时狂呕一口鲜血,哼了两声,就再也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碾碎了两个绊脚石,苏玉楼缓缓的走向了金轮法王。

    这位密藏宗师如今身受重伤,双臂骨骼尽碎,想要撑起身来都难,瞧见苏玉楼一步步走近,金轮法王的脸上露出一抹惨笑。

    苏玉楼垂眼看着他,轻声说道:“大师可还有遗言要讲?”

    金轮法王长长的吁了口气,喟叹道:“老衲纵横西藏多年,未逢敌手,不料想甫一进入中原,还未来得及一会天下英豪,就遭此大败,不过学武之人,能死于高手手中,也算是不枉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苏玉楼闻言,亦是有些感慨,这位未来的第一反派BOSS还未发光发热,搅动风云,就提前折在了他的手里,真是有些倒霉催的。

    感慨之后,苏玉楼双目中蓦然绽放出摄人心魄的深邃幽光,温润而又充满蛊惑力的话语自其薄唇中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龙象般若功的心法口诀。”

    金轮法王身受重伤,精神萎靡不振,又如何能够抵挡的住苏玉楼的移魂大法?

    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抗拒之色,随后就断断续续的将龙象般若功的心法口诀娓娓道出。

    苏玉楼目光闪烁,将心法口诀一一记下,轻叹声中,一掌击在了金轮法王的头顶上,终结了这位密藏宗师的性命。

    大道中的血腥味又浓郁了几分,苏玉楼生性爱洁,自是不愿在这种血污之地多作逗留,身法展开,如一缕白烟飞纵远逝。

    这次,苏玉楼没有返回少林寺,而是直接下了少室山。

    就以目前而言,他的外家武功尚可精益求精,内家修为以九阳真经为主,易筋锻骨篇为辅,日益精进,不在话下,唯独境界难以突破,始终不能踏出那临门一脚,迈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想要返后天为先天,苏玉楼深知一味苦修精研,无异于闭门造车,难有见效,他需要的是......机缘!

    机缘是什么?

    “机”字可以理解为时机,“缘”字则意味着不可强求!

    机缘,可能是一阵风,一片云,甚至可能是烟雨下,石桥上,撑伞佳人的回眸一笑。

    道家有“出世”和“入世”这两门学问,苏玉楼在桃花岛上,少林寺中,心无旁骛的钻研武学,勉强算得上是“出世”。

    如今这条道路既然走不通,苏玉楼也不是那种爱钻牛角尖的人,当下就选择了“入世”。

    出了少室山,苏玉楼自登封县起,沿着黄河溯游往上,这次他没有再乘坐什么宝马香车,仅是以双脚徒步而行。

    一路上,苏玉楼将心灵放任于天地自然之中,情怀寄托于山水万物之间,清风相伴,明月来照,偶尔登楼望远,把酒吟风,纵情高歌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心境渐渐沉淀,契合天地自然,对于武道一事,也不再那么强求挂念,完全处于有意与无意之间,

    我不就山,山来就我!

    体验人世百态,万般风光,以红尘炼心,自然涤心,心境褪去了浮躁,执着,变得莹润剔透,澄净无暇!

    天地间的奥妙玄秘也仿佛为他展开了冰山一角,往昔疑惑困顿之处,豁然开朗,大有拨开云雾见青天之势!

    心清则眼明!

    先天之境于他而言,不再是镜中花,水中月,可望而不可及!

    虽然仍旧有些朦朦胧胧,看不真切,却也瞧清了大致的轮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