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穿越小说 > 杂家宗师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城里人真会玩儿
    第二日

    都察院大门,马晋穿着官服从马车上下来,面露微笑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昨晚,马晋从都察院里出来,找到在衙门外等候了一天的连盛,二话不说,拉着连盛在街上,找到一家卖羊汤的饭馆,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吃了三份不加香菜的羊汤,一斤烧羊肉,半斤面饼,外加两碟小菜。

    那狼吞虎咽的劲头把连盛都吓了一跳,紧张的看着马晋,生怕马晋噎死,

    将桌子上的这些东西一扫而空,马晋才总算缓了过来,不顾形象的打了个饱嗝,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填饱肚子的感觉真幸福……

    等回到鼎香楼,马晋就找到包宝,让其给他专门准备一些易储存的食物,如肉干果脯等,装在一个荷包里。

    马晋准备随身带着这个荷包,以防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他今天真的是饿怕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一早,马晋带着自己的零食包,踌躇满志的来到了都察院。

    昨天一天的时间,他拜访了都察院的大部分大佬和顶头上司吕善文,在各大巨头面前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除了佥都御史吕广,人家是专门负责稽查御史的,所以要和都察院其他的人之间,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景康帝用吕广手下的缉纪司辖制都察院,吕广越是和都察院的众官员关系生疏,景康帝就越信任他,他的位置也越安稳。

    相反,如果吕广和都察院的人打成一片,彼此和谐相处,那景康帝反而要琢磨琢磨,佥都御史是不是要换人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,就是知道马晋有救驾之功,吕广也没有任何接见他的意思,马晋也乐得一个清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巧,昨天为马晋引路的那个老吏,今天还在门口当值,看到马晋,老吏连忙和他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马晋微笑回应,他第二次来,还不知道应卯的值房在哪,于是出言请老吏为他带路,老吏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昨天着急前去拜见蔡阳,马晋和老吏也没说几句话,今天马晋时间充足,所以在去值房的路上和老吏聊了起来,顺便打听一下都察院的情况。

    老吏也乐得和马晋亲近,昨天都察院几位督御史大人全部接见马晋的消息,早就不胫而走,传遍了整个都察院。

    再加上马晋是携救驾之功入职,所有人都对马晋这个刚刚上任的侍御史另眼相看,觉得他前途可期。

    现在能和马晋这个都察院的红人攀上关系,老吏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路上,除了一些不能说的忌讳,老吏几乎对马晋知无不言,从大门到值房这短短的一点路程,马晋就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等到了值房,老吏也不离开,让马晋先进去应卯,自己在外等候等他出来,再领他前去衙署,省得马晋不认识路,贴心极了。

    马晋拱手谢过老吏,迈步进了值房。

    值房中有两个身穿绿色官服的官员,正在坐着聊天,见马晋进来,一瞧他身上的官服,连忙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乾官服是有讲究的,一品是朱红色,二三品是紫色,应了那句满朝朱紫贵,穿这两个颜色官服的大臣,全都是朝廷要员。

    再往下是四五品是蓝色,六七品穿青色,八九品穿绿色,而没品级的吏,则穿皂色也就是黑色。

    而且不但官服颜色象征身份,官服胸前的绣的禽兽也代表了官员的等级,

    文禽武兽,文官胸前的绣的都是飞禽,一品绣仙鹤,二品绣锦鸡,三品孔雀,四品云雁,五品白鹇,六品鹭鸶,七品鸂鶒,八品黄鹂,九品鹌鹑。

    而武官,官服颜色和文官一致,但胸前的绣的是猛兽,一品绣狮子,二品三品绣虎豹,四五品绣熊罴。六七品绣彪,八品犀牛,九品

    海马。

    官服是官员们地位和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以值房里两个身穿绿色官服的官员,见到马晋的官服,知道是上官,赶忙见礼。

    马晋连忙还礼,他毕竟刚来,人生地不熟,谦逊点没坏处。

    马晋道明来意,值房里的官员当即捧来一本书册,让马晋在上面签上大名,就算点了卯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就是马晋第一次应卯,不清楚里面的道道。

    其实点卯之事,根本不需要马晋亲自过来,平日都是值房的官员,每日带名册前去各官员的衙署,让众官在名册上签名应卯。

    偶尔有官员迟到,值房的人也会睁只眼闭只眼,当做不知道,就算是缺了勤,只要没有上官过问,也不会出事,来值房补上签名就行。

    这还是马晋这些低级官员,像蔡阳,陈明水这些大佬,值房的人连见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每到月末,值房就把名册送上去,大佬们再挥笔补上签名,也不会有人不开眼的为这点小事找他们的茬。

    其实应卯这个潜规则,门外的老吏一清二楚,只是事关这么多的官员,他也不敢开口告知马晋,只能当做不知道,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就由马晋去了。

    值房的官员看到马晋的签名,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马子升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
    二官殷勤得和马晋套近乎,其间,为了讨好马晋,更是隐晦的告诉了马晋应卯的潜规则,把马晋都听愣了。

    奶奶的,城里人真会玩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晋告别了值房二官,出了门,等在外面的老吏,看到马晋出来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马晋看到这一幕,又想起刚才值房官员说的话,内心不由感慨非常。

    和这些官场老油子比,自己还是太单纯了……

    马晋的内心更谨慎了,回想起花子虚教导自己的少说少做多看,本来自己还有些不以为然,如今再看,真是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出了值房,老吏又领着马晋前去顶头上司吕善文的衙署,昨天二人说好了,吕善文今天给他安排差事。

    马晋也终于知道了老吏的名字,姚孝。

    等到了巡按衙署,姚老吏向马晋告辞,马晋见状赶紧道谢。

    这老吏姚孝在都察院厮混了几十年,从一个看门的衙役混成了…嗯…管着看门衙役的吏员。

    额,好吧,这家伙确实没什么能力,混了几十年,连个九品官都没捞上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这老头在都察院呆的时间长啊,对于都察院上上下下的道道都门清儿,就算是因为身份低微,可能不知道一些机密的事,也够马晋收获一番了。

    初入官场,依马晋谨慎(怕死)的性子,就想着多弄些关于都察院的情报,以免日后再犯了忌讳。

    而这个老油子姚孝,在马晋看来,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马晋和姚老吏在巡按衙署门口约好,今天晚上请他吃饭,姚老吏听后非常高兴,以为自己转了运,被马晋看中,美得鼻涕泡儿都快笑出来了,回去的脚步都有些发飘。

    而马晋,也转身请门口的衙役晋去通禀,自己在外等候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位巡按大人给自己安排了什么差事,马晋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状态不好,修修改改只写了一章,明天三更补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