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悠二人赶到时,山腰处已经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短发女子左手持弓右手拿箭,不断的抵御着一大群凶狠恶犬的迎面扑来,地上已经躺着两只被利箭刺穿的狗,一只口吐鲜血不断抽搐,一只已经死掉,身上泛着一丝红光。

    弓箭本是远处攻击的利器,此刻近战有些彰显不出原有的能力,加上体力上已经略显不支,女子喘着大气,有些站不稳,小男孩紧紧跟在她的身旁,二人丝毫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吴悠催动着能力,瞬间变大,穿上衣服,跑到了女子身边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用箭救了他们,刘苏也从地上捡起一个粗棍,站在了吴悠的身旁。

    女子看到二人的到来,显得十分的惊讶但此刻已经没有时间寒暄,几只更大的野狗已经扑向了他们。

    吴悠催动着蔓藤,不断的伸出,两根厚实的触手,重重的抽打在狗的身上,柔中带刚,灵活有力,一时间恶犬们无法近身,愣在面前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随后一声吼叫从狗群的身后传来,巨大的狼犬从它们身后缓缓走来,面露凶光,呲牙裂嘴,他的眼睛锁定到了中间的吴悠,从嘴中喷出一团红色的火球射向吴悠,几人连连退后,紧接着狼狗一个加速瞬间就来到了吴悠的身边,来不及操控蔓藤,就被重重的撞飞到了树上,掉落在了地上,口中渗着鲜血,没有了意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吴悠醒来窗外已是黑夜,刘苏趴在床头,借着月光看着刘苏的脸,有些淤青,自己也是浑身酸痛,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只狼狗扑来的脸。

    他从床上躺了起来,感受到体内多了几股不知名的红色的能量,回想着薛瑞笔记上的内容,应该就是火的能量,他尝试的操控着能量,身边愈发滚烫。

    随后他把红色能量扩散到全身,每一处细胞都像是要被烈火吞噬,他慌忙控制着体内原有的绿色能量,两者不断的融合,最后一同汇入了腹部,体内渐渐感受到了温暖,脸上的红晕也在消退,身体不再那么酸痛。

    看着身旁还在熟睡的刘苏,他不想吵醒,又怕冻着,把身上的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上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里漆黑一片,隔壁的房间传来孩童得说笑声,应该是刚才得那一对姐弟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门,小男孩给他开了门,屋内一丝微弱的烛光,他的姐姐正坐在床上给他讲着故事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起来了啊,身体有没有好些呢”小男孩在微光中面露着稚嫩的笑容,像是要把人融化。

    床上的女子表情冰冷,见到吴悠过来,也稍微缓和了表情,不在一幅凶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何嘉慧,这是我弟弟何嘉炜,今天谢谢你们了”

    “我叫吴悠,要说谢谢,也应该是我们谢谢你,今天湖中那只大龟是你帮我们射走的吧,你真厉害,那么远也能射中”

    “我身体和鹰同化了”

    “哦哦,那怪不得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和动物同化的人类呢”

    “哦?”何嘉慧面露疑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身旁叫刘苏的,不是可以和蜥蜴同化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吴悠开始面露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吴悠哥哥,我来给你说”何嘉炜跑到他的跟前,虽脸显的稚气,但一幅小大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下午你被那只坏狗撞到地上,我刚,想去扶,你就被刘苏哥哥给抱到了树下,看着刘哥哥挺温柔的,生气起来可真凶,两眼泛着红光对着那只坏狗,然后全身长满了刺,像是披上了一层盔甲,还长了一条长长的尾巴,跑的可快了,一下就把那只狗拍倒在地上,他只狗还想吐出火烧刘哥哥,没吐出来就被刘哥哥用头撞倒在地,身旁的那群小狗,都吓得灰溜溜的逃走了,刘哥哥站在旁边好像超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吴悠咽了咽喉咙,想着长出尾巴和尖刺的刘苏,明明是哥斯拉,哪里像是超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哪”吴悠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云龙山穿过,刘苏说要趁着天黑之前穿过云龙湖,我们避过湖边,沿着小路,现在在三环西路的一间民房里。”何嘉慧回答。

    一阵“咕咕”声,从何嘉炜的肚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“好饿啊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有吃饭吗”吴悠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不会做饭,本来都是吃饼干的,包被野狗咬坏了”

    “我那里还有一些零食,我去拿给你们,顺便去看看外边有什么吃的”

    “那只大狼狗太大了,刘哥哥背着你不好再拿,不过姐姐割了一些肉在门口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吴悠走出房间,借着烛光看到客厅桌子上,摆放着一大块狗肉,扫了一眼破旧的民房,像是已经住了很多年,很多家具已经掉了颜色,厨房里倒是东西很全,一些不知名的肉已经腐烂,水果也开始发霉,几个架子摇摇欲坠,像是随时会倒下,末日发生的时候,这间屋子的主人应该刚好不在家,像是独居老人在住,也没有什么好抱怨,现在他们能有个栖身之所,没有露宿街头已经是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刘苏醒来床上已经没有了人,他顺着香味走出了房门,看到了厨房忙乎的吴悠。

    “身体没好就开始做饭”刘苏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个人就我会做饭,还能看着你们饿着啊,已经好多了,把那只该死的狗给炖了,好好犒劳我们的超人英雄。”吴悠说完从厨房端出了一大碗菜。

    “超人?”刘苏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小炜都给我说了,我被撞倒后他刘哥哥怎么把我抱走,又如何像超人一样力战恶犬,拯救众人的”

    刘苏被说害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他们吃饭”然后赶忙跑到屋里。

    四人坐在一张小桌子前,几个小时还不认识,却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,末日就是有这样一股魔力,他催使着让平日素不相识的一群人,产生出浓浓的羁绊,有些一念成魔,变成了敌人,有些则志同道合,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吴悠哥哥,你今天那个蔓藤好厉害啊,刷刷刷几下,就把那群狗抽得不敢动,你是什么进化了什么植物呢”何嘉炜一边吃着肉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荆棘之类的吧,都没有时间好好研究,倒是你姐姐更厉害,千米外射中大乌龟的脑袋,和鹰同化以后还会长出翅膀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有长出翅膀的样子,但是视力却特别的好,力气也变大了”何嘉慧插道。

    “吴悠哥哥,你做饭真好吃,不像我姐姐,饭都不会做,真怕她以后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好好吃饭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她多凶,长得那么好看,干嘛不温柔些。”何嘉炜又摆出一幅小大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家伙你好好吃饭,少说点,不然等会你姐打你我们可不管哦,那嘉慧,你们之后怎么计划的。”吴悠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亲人都不在了,陪着他能活一天是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俩跟我们一起去西安吧,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西安?就是那个兵马俑的地方吗?姐姐,反正我们也不知道去哪,干脆和吴悠哥哥去西安吧。”何嘉炜对着姐姐眨巴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何嘉慧说完便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吴悠和刘苏洗漱后走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今天才发现可以变身的。”刘苏对着吴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可以进化了,以后会越来越强,这是好事情啊。”吴悠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之前还担心会不会一直跟在你后边,拖你的后腿,现在终于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我又没嫌弃你,我等下吧薛瑞送我的笔记给你,你照着上面的练习,写的非常详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真没想到我会和蜥蜴同化,对了,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那只狼狗从嘴里吐出火了,像是往其他方向进化了,以后怕是日子更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难过的,你现在也可以进化了,我们俩并肩作战,什么野兽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要一直陪着你作战,帮你在前面挡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要你挡着了,不然你还指望我那两根小蔓藤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悠翻着早上遇到的那对情侣的背包,除了一些吃的,还有一个日记本,他本不愿翻看别人的隐私,但想着二人已逝,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未来及去做。

    日记里无外乎就是末日前后二人的日常生活,没有提到什么重要的事情,倒是被日记最后的一句话吸引了。

    ——说什么王权富贵,怕什么戒律清规,这一生,多短暂

    是啊,这一生多短暂,之前还是相互依偎的恩爱伴侣,此刻已是湖鱼之餐,他碰了碰旁边的刘苏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还回不回得到从前的和平年代”

    刘苏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不回的去我不知道,但是如果回不去了,我们俩就从这一刻开始,重新活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我们重新活一回,很高兴认识你,刘苏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很高兴遇到你,吴悠。”

    此刻遥远的东海海底漆黑一片,到处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一直平躺在海底的巨型陨石出现了细微裂痕,渐渐陨石开始裂开,散落,里面躺着一个男子,全身赤裸,双眼紧闭,300米的海水压力丝毫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远处一只巨型鲨鱼发现了他,新长出的四根巨大獠牙让它成为这片海域的王者,它张开血盆大口吞向他,男子睁开眼睛,面露绿光,看向鲨鱼。鲨鱼还没近身,一个瞬间就已经口吐白沫浮向水面。

    男子也游到了海面,按了按沉重的头,脑子里一片空白,看着眼前的陆地,随后径直走向了陆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