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穿越小说 > 极品山贼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巧计对贱人
    【第一百二十一章】 巧计对贱人

    说着拿灯笼一指,果然在林子尽头看到一条石阶,而石阶的旁边就是一个木箱,走的近了才发现,是一个寻常不过的解惑匣,看上面铜锁的锈迹斑斑,似乎有些年头了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薛宝昌一看,心里打起了弯弯绕,沉思片刻才道:“既然仙师都发话了,小的莫敢不从,但我有个更好的办法,何不让我的小奴持信在此等候,待我面见到仙师,再发焰火为号,小奴再将信放入木匣内,如果仙师能当面告诉我我在信里写了什么,相信我那些顽劣的手下也就不会说什么了,您看这样可否..?”

    简直太狡猾了..!李血看的牙痒痒,发誓事成之后一定要把这货扒皮抽筋,挫骨扬灰,以解心头之恨..!

    提灯小童听后,似乎早有预料,微微一笑道:“这个自然..仙师还说了,你派自己的人亲自把守都可以,但切莫打开木匣,若是擅自行动,可别怪我家师傅翻脸..!”

    薛宝昌点点头,叫道:“仙师放心,小的知道该怎么做..!”但心里阴暗的想到:“到了近前我再放火为号,那木匣即便动了手脚,也无法这么快的就传到他的耳朵里,山上山下的距离至少也有一炷香的时间,我看你怎么办..!”

    两个小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催促道:“大丈夫婆婆妈妈的,我师傅哪只眼睛看得上你..?可别把自己当成了香饽饽,抢的人多了,还在乎你一个..?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了点子上,把薛宝昌说的又犹豫了,心道:“如果真的是一个得道高师,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,这么耍手段,不会与机会失之交臂吧..?”

    刚准备收回,那小童却不给他机会,作势一伸道:“请!”

    李血在一旁看的稀奇:“这寒木还真有两下,把小童都训练的如此有度,果然是深藏不漏啊..”

    别看平时总和寒木斗嘴,但打心眼里佩服寒木,不为别的,就为她那种可以在关键时刻临危不乱的意志..想想当时在青峰岭的那一刻,面对千倍于己的敌兵,他竟能想出那样一招瞒天过海的计策,智慧已远超天人,换成自己,最多也就是与敌人 拼命,却无法将小主与众位兄弟带下山去..!所以从那一刻起,他是真心的想着寒木,从他的感觉里,智计百出的寒木一定会带给他一段别样的人生的..!

    话题扯远了,薛宝昌本来还有些犹豫,被灯童一激,倔劲又上来了,叫道:“仙师赎罪,人人都有自保心,我就算不为自己负责,也得为兄弟们负责,所以多有得罪了..!”

    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悄悄的塞到一个精瘦汉子手里.

    李血仔细一看,这家伙下盘稳健,步伐沉稳,走路没有声音,必然是一个高手..!

    心下冷笑:“说的冠冕堂皇,还不是怕别人害你,就这点出息也敢妄想独霸天下,我呸,赶紧回家尿床和稀泥吧..”

    可最让李血气愤的是,这家伙竟然早有准备,那封信竟然随时带在身上,看来是有备而来了..!

    这个贱人竟然如此狡诈,我一定把他揍的皮开肉绽,大卸八块儿..!

    李血咬牙不提,薛宝昌却不为所动,对着那个汉子耳提命面道:“疮将军大军就在山下,到时如果无事,我便放蓝色烟火为号,你把这封信原封不动的放进木匣里,可一定给我看严实了,不允许有任何人靠近,即便是那两个小童都不可以..!!

    如果这仙师果真是个冒牌货,那我就一定遇到危险了,我自会放红色烟火为号,你就带军杀上来,千万不要有任何耽搁..我带的人虽然不多,但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撑个一时半刻不成问题,可莫因为你的大意让我有了什么闪失,那你媳妇的人有就只能给我当尿壶踢了...!

    那汉子面一沉,眼中闪过一丝恨意,但似乎被人捏住了把柄,发做不得..只听其幽幽说道:“放心上山即可,我自会照料周全..可这件事以后,你必须放走我的妻儿,不然我即便玉石俱焚也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!!”

    薛宝昌哈哈一笑道:“这个自然,若不是你冥顽不化,我岂会使那些手段,说出去还让人笑话..不过你的媳妇至今还是完璧之身,我又对待有加,足见我的诚意了吧..!”

    那汉子轻哼一声,不再答话..薛宝昌见这汉子给了态度,便放心的朝山上走去...

    其实这个精瘦的汉子名叫燕老七,是个轻功高手,最厉害的是他那双耳朵,一般的声音绝对骗不了他,所以薛宝昌才选择留他在这里看守..

    燕老七性格忠厚,为人仗义,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,那就是爱赌..!早些年还有些积蓄,但架不住逢赌必输,有一次输的连裤子都快光了,却被薛宝昌的侄子看了个正着..

    这侄子可不为人子,为人好色,仗势欺人,人称“薛门庆”,觊觎燕老七的媳妇好长时间了,但奈何打不过他,所以一直不敢下手..

    可这次总算逮着了机会,忙上前和其攀谈,并拿出一百两银子作为见面礼,让燕老七把衣物又赎了回来.

    燕老七本不把这纨绔子弟当回事,但吃人的嘴短,拿人的手短,自也对他客气三分..怎料这却是厄运的开端..!

    原来薛门庆在酒水里下了毒,企图奸淫他的妻子,不料被薛宝昌抓个正着..趁着燕老七昏迷,叔侄俩一起把老七的媳妇绑到家里,欲为行那猪狗不如之事,而事情也赶的巧了,恰好被薛宝昌的媳妇发现了,一顿臭骂,并且把朝中当官的舅姥爷抬了出来,才让这两只禽兽退了歹意..

    可眼下的局面该怎么办呢..?毒也下了,人也绑了..总不至于毁尸灭迹吧..?